森林少女洛阿狸

瞎jb乱写,真舒服
【小透明一个】

*替 @柠檬韵寒 码的

*苏别介意

*占tag致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做了一个梦,一个惨烈的梦。

梦中的我脚下横尸遍野,远处的天际也是被血染红了一样的艳烈,而我的双手伤痕遍布,无力的下垂着。
看不清面目的黑发少女自远方走来,她浑身浴血般的惨烈,却有一种血腥的美感。

她冲我慢慢扬起了一个微笑,一个无奈痛苦,却又无能为力的微笑。

她说着我听不清的语言,我的嘴不受控制的动着,接着双手不由自主的将刀刃刺入胸膛内。

我最后看见的场景是一片血色,她的身影慢慢远去,她自尸山血海中走出来。

意识模糊间,我看到了她独自一人跪坐在地上痛哭,冲着无法看清面目的人嘶吼。最后的记忆,是她滴落在我脸颊上的眼泪,冰冰凉凉的,却又感到温热。

我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拼命的大口喘息着。把额上的汗水擦掉之后,我才发现我的双手竟然在微微颤抖。

这不正常,这太不正常了。

身为能看见时间的种族,是不会做梦的。

除非……除非我看见的是未来。

如此血腥般惨烈,只有那个地方了吧?

那个地方……那个凹凸大赛。

我收拾好了行李,由于是一人独居的缘故,所以需要带的非常少。

凹凸大赛……吗?

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谁能让我放弃无限的愿望,且心甘情愿为之死去?

我登上了到那儿的飞船,望着玻璃外那美丽的星河,有些不屑的想着。

【凹凸乙女向】论凹凸的101种可能性(2)

*全员友情向

*原女请注意

*设定较苏请注意

*第一人称视角注意

*此章倒叙注意

*名字有特殊含义

*bug多,考究党勿入

*萌新发文,请勿吐槽【低谷期瑟瑟发抖】

*当然要是没人看就更尴尬了

*之后会把设定补充上去

*热烈渴求小红心小蓝手

*食用愉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二种可能性:相遇的可能性

“铮——”在空无一人的荒凉星球上,刀锋相接的声音显得是如此的突兀。

我猛地向后跳去,擦了擦刚才脸上因为不慎被划过的一道血痕,随即就地一个右侧翻滚,躲过从左方袭来的刀刃。

顾不得拍打擦拭自己已然被灰尘沾满的裙子,而是趁着攻击的间隙,将长刀对准那人的胸膛,一刀刺了下去。

最后一个了。我漫不经心的想着。那人惊惶的睁大双眼,却张着嘴无力发出声响,我没兴趣再看,而是将长刀再度变回伞后转身离去。

尽管这些渣滓的实力并没有多强,但是数量这么多,果然还是会很吃力呀。

“啊,衣服都脏成这样了呢。”我颇有些伤脑筋的提了提裙子,叹了口气。

算了,正好换件新的吧。决定好后,我甚至还哼起了小曲。但是却没有预料到那人的临死反扑。

“咻——”听着自后方传来的破空声,我下意识的转身寻找着声源。

该死的。我看着高速袭来的子弹暗骂一声,这个距离根本来不及把伞打开,看来只好硬抗了。我为自己的失算感到懊恼。 

但是数秒之后,我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。这是怎么回事?我皱着眉想,难道说……是因为那个吗?我显得若有所思。

我将胸口处的怀表轻轻的拿了出来,果然,如我所料一般。怀表内部已然碎的不成样子,也不再运转。今天还真是什么倒霉事都凑上来了啊,经历过一切后,我只剩下了无奈。

事情要从早上说起,那时我乘上了去往凹凸大赛的乘客飞艇,可却在路过这片荒凉的星系时,遭到了星盗的袭击。

而我看准了时机反抗,却没有想到他们的人会有这么多。

还好,只是一些不严重的轻伤。从破损的布料中检查了下伤口后,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不过……这是哪儿呢?我有些茫然的看向四周。

“啊,这里到底是哪儿啊?”我望过去,看见了一个一脸苦恼的金发少年,手中还拿着一个类似地图的东西。

“诶,原来这里有人的吗?”他发现了我,“那个……请问一下……呜哇!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啊?”没等的及我回答,他便夸张地叫了起来。

“没关系的,这些并不是我的哦。”看着他一脸的担忧,为了安抚他,又或是为了心中一种不明的期望,我告诉了他前因后果。

“哇——你好厉害啊!居然一个人能打过这么多人!”与我所预料的反应不同,他并没有一脸恐惧与憎恶,而是对我赞叹了起来。

正常来说,不应该排斥我厌恶我吗?我有些茫然了。

“你知道吗?我有一个好朋友,他叫做格瑞,虽然整天表情不多,但他也和你一样厉害的哟!”即使我没有答话,他也依然自说自话了起来。我看着他,突然觉得因战斗而猛烈跳动的心脏舒服了很多。

“对了,我叫金。你呢?”他停了下来,那蔚蓝色的双眸静静的凝视着我。

是天空的颜色呢。我有些恍惚,已经很久没有人问过我的名字了。

我感到喉咙一阵发紧,于是便急忙答道:“安洁莉娜,我的名字是安洁莉娜,安洁莉娜.椰梦加得。”

“唔,好长的名字呀……”他皱眉做思考状。

“你手上的那块表是很重要的东西吗?我看你一直紧紧地抓着它。”他突然问到。

“……是的,是我最后一次的生日礼物。”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发问弄得愣了愣,随即答到。

“不过……现在貌似已经坏了呢。”看着手心里的怀表,我习惯性的对他笑了笑,将手中的怀表递了过去。

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决定了,我一定会帮你修好它的。”他沉思了几秒后,握紧了那只怀表,向我扬起了一个璀璨的笑容。

在见过无数个虚假的面孔后,我想,那大概我这辈子见过最干净的笑容了。

“对了,你是要去哪吗?”逃一般,我转移了话题。

“啊,是啊,我要去参加凹凸大赛。你呢?”他轻松的笑着,发问。

“我也要去哦。”我两眼弯弯,笑着答到。

“啊,那太好了!我们一起走吧!”蓝天般的眼眸中是无尽的喜悦,原本打算疏离他人的我,鬼使神差一般,点头答应了他。

【凹凸乙女向】论凹凸的101种可能性(1)

*全员友情向

*原女请注意

*设定较苏请注意

*第一人称视角注意

*名字有特殊含义

*bug多,考究党勿入

*萌新发文,请勿吐槽【低谷期瑟瑟发抖】

*当然要是没人看就更尴尬了

*之后会把设定补充上去

*热烈渴求小红心小蓝手

*食用愉快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种可能性:扛下的可能性

“唔——”飞艇猛烈的摇晃,我为了继续保持平衡,不得不抓紧了唯一的椅子。与我同一艘飞艇的金发少年,也因失去平衡四处摇晃。

“准备迫降——”搬运人是如此喊道,我的右手紧紧的抓着伞柄,咬了咬嘴唇。仔细衡量了一番后,决定从窗口处跳出去。

飞艇的摇晃越来越猛烈,甚至以各种角度不停的旋转,但最终的目的地都只是在地面坠毁。

我强忍着恶心感,努力的稳住身体,然后用伞尖向玻璃击去。

“哗——”如我预料一般,不堪一击的玻璃承受不了的碎去,破裂开了一个大洞,突然增加的风力与压强试图将我吸出飞艇外。

我将那把黑色的小洋伞撑开,接着轻轻的跳了起来,便瞬间被吸到了飞艇外。那个少年已然跌落在地面,看起来并无大碍。我为此暗暗称奇。

撑着洋伞的我从空中慢慢的飘落下来,我捻了捻裙子,心想还好自己的这件衣服是连衣裙裤。

没有多久,我便安全平稳地降落在了地上。我看着那个一路向我搭话,名为金的少年。追着一个冷漠的银发少年,就算对方无动于衷,也依然喋喋不休。

我能看出来,那个冷漠的少年脸上并不显眼的温柔与无奈。是个很温柔的人呢。我是如此的想到。

“吵死了,给我闭嘴!你这个渣渣!”吸引我注意的同样是一个金发的少年,不过那金色更加的肆意狂妄。他的脸上尽是烦躁,金色的眼眸中是狂放不羁的骄傲与战意,以及那我所熟悉的,只属于皇族的威严。

看着那熟悉的一切,我不禁有些恍惚,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然来不及躲开他因为怒意而挥手带出的那道能量波动。

周围的人们窃窃私语着,在为我的不幸感到怜悯与幸灾乐祸。

算了,躲不开就躲不开吧。大不了接下就是了。我轻松地想着,随即将肩上的洋伞放了下来,直面那能量波。

只见巨大的能量不停地被伞尖所吸收,最后却没有伤到我分毫。当然,这只是在他人的眼里。

大赛第一,嘉德罗斯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真不愧是耗尽圣空星数十亿金钱,与几十年光阴造出来的最完美的人造神啊。我拼命的忍着那内脏翻滚的感觉,用已经被震麻了的右手将伞重新扛在了右肩上。

我咽下了喉中的腥甜,行了一个优雅的贵族礼后,随即扬起一个微笑,故作轻松的笑道:“随意伤人可不是什么好的行为啊。”

他挑了挑眉,感到有些讶异,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带着他的两个护卫离去了。

那个名为格瑞的银发少年,于半路突然顿住,脸上出现了显而易见的惊讶,不过很快变回了面无表情的样子。

他大概也是以为我会躲不过去吧,所以才打算来救我一命。

因为是他发小惹出的祸吗?还是说只是单纯的觉得不能袖手旁观呢?用伞支撑住自己因为无力而微微颤抖的身体后,我颇有些好奇的想。 

不过这上古神器,还真不是浪得虚名,就是外观太奇怪了而已。我看了看手中略显破旧的伞。